【滴滴金】

關於部落格
小水滴養成專用
  • 7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五節

  7點, 雪一晃兒轉回來,說到海邊散步去了。牧村問她是否吃了飯再走,雪搖搖頭,說肚子不餓,過就回去。
  "也罷,高興時再來玩就是。這個月我一直果在國內。"牧村說。然後對我致謝,感謝我特意前來,並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四節

  雪的父親的房子靠近海邊,到達時已是薄暮時分。房子古色古香,寬寬大大,院子裡草木葳蕤。有一角還保留著湘南作為海濱別墅地帶時期的依稀面影。四下悄然無聲,春日沉沉西墜,氣氛十分和諧。點點處處的庭院裡,株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三節

  片刻,兩名刑警折回房間。這回都沒有落座。我仍呆呆地眼望霉斑。
  "你可以回去了,已經可以。"漁夫聲音淡漠,"辛苦了。"

  "可以回去?"我愕然反問。

  "詢問結束了,完事了。"文學接道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二節

  第二天的內容幾乎是第一天的重複。早上3人又在同一房間集中,悶聲喝咖啡,吃麵包。這回的麵包還湊合,羊角形。吃完,文學把電動剃鬚刀借我一用。我原本不喜歡電動的,也只好用來應付一下。沒有牙刷,只得在漱口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一節

  他們是下午3點過後來的, 兩個人。我正淋浴時門鈴響了。在我穿上浴衣開門之前響了8次,那響聲直叫人皮膚發麻,竟同催命一般。我打開門,見是兩個男士。一個40餘歲,另一個同我年紀相仿。年紀大的個頭頗高,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二十節

  此後幾天風平浪靜。每天都有幾個有關工作的電話打來,我一次也沒接,只管由記錄電話錄下了事。看來我的人緣尚未徹底衰落。我自己做飯,每天去澀谷街上看一次《一廂情願》。正值春假,電影院雖然算不上滿員,但也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十九節

  五反田和我乘上他的"奔馳",到麻布後街一間酒吧喝酒。我們揀櫃台盡頭處的位置坐下,喝了幾杯雞尾酒。五反田看來酒量蠻大,怎麼喝都全然沒有醉意,語調也好表情也好毫無變化。他一邊喝酒一邊談天說地。他講了電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十八節

  "噢,好久沒見了!"五反田說道。聲音爽朗清晰,既不快又不慢,既不大又不小,既無緊張之感又不過於輕鬆,一切恰到好處。一聽就知道是五反田的聲音,那是一種只消聽過一次便不易忘記的聲音。就像他的笑容、潔白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十七節

  我靠著廚房水槽,又喝了一杯威士忌。到底怎麼回事呢?我很想給雪打個電話,問她何以曉得羊男。但有點太累了,畢竟奔波了整整一天。再說她放下電話前說了甸"等下次"。看來只好等下一次,何況我還根本不知道她公...
繼續閱讀

《舞!舞!舞!》第十六節

  在羽田機場取出行李,我問雪家住哪裡。
  "箱根。"

  "真夠遠的。 "我說。晚間8點都過了,無論乘出租車還是乘什麼,從這裡回箱根都不是鬧著玩的。"在東京沒有熟人?親戚也好朋友也好,這些人哪...
繼續閱讀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