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滴滴金】

關於部落格
小水滴養成專用
  • 73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舞!舞!舞!》第四十二節

  我夢中遇到了喜喜。我想那應該是夢。不是夢也是類似夢的狀態。"類似夢的狀態"又是什麼呢?我不得而知。總之有這麼回事。在我們意識的邊緣地帶,有很多東西是無法命名的。但我決定將其簡單稱之為夢。因為我想還是這一說法最為接近實體。   我在黎明時分夢見了喜喜。   夢中的時間也是黎明。   我打電話。國際電話。我撥動電話號碼——貌似喜喜的女子留在火奴魯魯商業區那個房間窗框上的電話號碼。聽筒裡傳來卡嗒卡嗒的接線聲。接上了,我想,一個數碼一個數碼依序連接。稍頃,鈴聲響起。我將聽筒緊緊貼在耳朵上,數點那沉悶的鈴聲:5次、6次、7次、8次。數到12次,有人接起。與此同時我也置身於那個房間——個火奴魯魯商業區中空蕩冷清的死的房間。時間彷彿白天,陽光從天井採光孔中直直地瀉下。光線恍若幾根粗大的柱子拔地而起,其問飄浮著細微的塵埃。那光柱如刀削一般稜角分明,將南國強勁的日光注入屋內。沒有光照的部分則陰冷幽暗,恰成鮮明對比。大有置身海底之感。   我坐在房間沙發上,耳貼聽筒。電話的拉線長拖拖地穿過地板延伸開去。它穿過昏暗,穿過光照,消失在隱隱約約的淡影之中。拉線極長,我還沒見過如此之長的拉線。我把電話機放在膝頭,四下打量房間。   傢俱放的位置仍同上次一樣。床、茶几、沙發、椅子、電視機、落地燈,雜亂無章地安放著,顯得很不諧調。房間的氣味也一如上次。一股房間久閉不開的氣味。空氣沉澱渾濁, 夾雜著霉氣味。只是6具白骨已不復見。床上的沙發上的電視機前椅子上的以及餐桌旁的全無蹤影。餐桌上剛被伸筷的餐具也已消失。我把電話機放在沙發上欠身立起。頭隱隱作痛,似乎一聲巨響引起的腦弦震顫。於是我又落下身來。   恍惚間,最遠處籠罩在淡影中的椅子上彷彿有什麼在動。我凝目細看,但見已悄然立起,帶著那種咯登咯登的腳步聲朝這邊走來。喜喜!她款款地走出昏暗,穿過光照,坐在餐桌旁椅子上。她仍是從前那身打扮:藍色連衣裙加白色挎包。   喜喜坐在那裡定定地注視我,表情分外柔和。她坐在既非光照又非昏暗——恰恰介於二者之間的位置。我很想起身走過去,但又怯怯地作罷。加之太陽穴仍有餘痛。   "白骨去哪裡了?"我開口道。   "這個——"喜喜微微含笑,"大概消失了吧。"   "你搞的?"   "不,自行消失。你怕不是也消失了?"   我倏地看一眼身旁的電話機,用指尖輕輕按住太陽穴。   "那到底意味著什麼呢,那6具白骨?"   "是你本身呀,"喜喜說,"這裡是你的房間,這裡所有的都是你本身,所有一切。"   "我的房間!"我說,"那麼海豚賓館呢?那裡是怎麼回事?"   "那裡也是你的房間,當然是。那裡有羊男,而這裡有我。"   光柱巋然不動,硬挺、均衡。只有其間的空氣微微浮動。我不經意地看著那浮動。   "到處都有我的房間。"我說,"哎,我總是做夢,夢見海豚賓館,那裡有人為我哭泣。天天晚上做同樣的夢。海豚賓館細細長長,那裡有人為我哭泣,我以為是你。所以我才動了無論如何都要見到你的念頭。"   "大家都在為你哭泣。"喜喜說。她的聲音十分沉靜,彷彿在撫慰神經。"因為那是為你準備的場所嘛!在那裡,任何人都為你哭泣。"   "可是你在呼喚我。正是由於這個原因,我才跑到海豚賓館找你見面。於是從那裡……好多事都是從那裡開始的,和從前一樣。遇到了很多人,很多人死了。喂,是你呼喚我吧?是你在引導我吧?"   "不是的。呼喚你的是你本身。我不過是你本身的投影。你本身通過我來呼喚你,來引導你。你將自己的影子作為舞伴一起跳舞,我不過是你的影子。"   "我掐她的時候,以為她是自己的影子,"五反田說,"以為掐死這影子日後便可諸事如意。"   "可為什麼大家都為我哭泣呢?"   她沒有回答。她倏然立起,帶著咯登咯登的腳步聲走到我面前站定。然後雙膝跪地,伸出乎,把指尖貼在我嘴唇上。手指又滑又累。接著又撫摸我的額角。   "我們是為你不能為之哭泣的東西哭泣。"喜喜低低地說,像在囑咐我似的說得一字一板,"我們是為你不能為之流淚的東西流淚,為你不能為之放聲大哭的東西放聲大哭。"   "你耳朵還那樣?"我問。   "我的耳朵——"她粲然地一笑,"還是那樣,老樣子。"   "能再給我看一次?"我說,"我想再品味一次當時的感觸,品味一次你在飯店裡讓我看耳朵時那種彷彿世界都為之一變的感觸。我始終懷有這個願望。"   她搖搖頭。"另找時間吧。"她說,"現在不成。那並非隨時都可以看的。真的,那只能在合適的時候看,當時便是。但現在不是。早晚會再給你看的,在你真正需要看的時候。"   她又站起,走進天窗筆直射進的光柱,紋絲不動地佇立在那裡。在刺眼的光塵之中,其身體看上去似乎即將分解消失。   "我說,喜喜,你死了嗎?"   她在光柱中飛快地朝我轉過身。   "指五反田?"   "是的。"   "我想是五反田殺的我。"喜喜說。   我點頭道:"是吧,他是那樣認為的。"   "或許他殺了我,對他來說是那樣。對他來說,是他殺的我。那是必要的,他只有通過殺我才能解決他自己,殺我是必要的。否則他走投無路。可憐的人!"喜喜說,"不過我並沒有死,只是消失而已,消失。轉移到另一個世界上去,就像轉乘到另一列並頭行駛的電車上。這也就是所謂消失。懂嗎?"   我說不懂。   "很簡單,你看著!"   說罷,喜喜橫穿地板,朝對面牆壁快速走去,直到牆壁跟前也沒放慢腳步,隨即被吸入牆壁消失了。鞋聲也隨之消失。   我一直望著將她吸入其中的那部分牆壁。那只是一般的牆壁。房間裡間無聲息。惟獨光柱中的塵埃依然緩緩飄浮。太陽穴又開始隱隱作痛,我用手指按住,仍舊盯住牆壁不放。想必當時——火奴魯魯那次——她也是這樣被吸入牆壁之中的。   "怎麼樣,簡單吧?"喜喜的聲音傳來,"你不試試?"   "我也能行?"   "我不是說簡單嗎?試試嘛!徑直往前走就行,那樣就會走到這一側來。不能怕,也沒什麼好怕的。"   我拿著電話機從沙發站起,拖著軟線往將她吸入其中的那塊牆壁走去。接近壁面時我略有猶豫,但沒有放慢速度,兀自將身體朝牆壁碰去,不料卻無任何碰撞感,不過是穿過一堵不透明的空氣隔層,而僅僅覺得其空氣的構成有點異樣而已。我提著電話機再次穿過那隔層,返回我房間的床前。我在床邊坐下,把電話機放在膝頭。"是簡單,"我說,"簡單至極。"   我將聽筒貼在耳朵上,電話已經掛斷。   莫非是夢?   是夢,多半是夢。   然而又有誰曉得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